市場通知:

大豆振興:擴面更要提質

更新時間:2019-05-08    來源:農民日報   瀏覽次數: 84
       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實施大豆振興計劃”,這是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種植業結構調整的重要舉措之一。大豆振興,不僅體現在種植面積的擴大等數量指標,更在于產業質量的整體提升。為此,既要穩定恢復大豆種植面積,也要在科研上加快優質、高產大豆品種選育,提高大豆品種的適應性、高產性和優質性,培育更多大豆企業、合作組織,提高大豆生產經營的組織化程度和水平。東北地區是我國大豆主產區之一,春耕春管時節,這里的大豆種得怎么樣?農民有什么需求和期待?

      遼寧鐵嶺:豆農期望增加種植補貼

      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提出要實施大豆振興計劃,多途徑擴大種植面積。作為糧食主產省之一的遼寧省有怎樣的舉措,豆農有怎樣的期盼?

      沒有大豆補貼,種大豆不賺錢

      從4月11日開始,鐵嶺開原市興開街道偏坡臺村的種豆大戶石廣義雇了兩臺機器,進行耕地為播種做準備:“今年要種大豆達到700多畝,聽說大豆補貼要增加,比去年多種了200畝。”石廣義說。

      “如果沒有大豆補貼,去年因為干旱產量低種地不掙錢。”石廣義算了下種地賬,去年的畝產量300多斤,包地費要650元,他種的是鮮食豆,種子價格比普通大豆要高,一斤能賣到3元多錢,去掉種子化肥農藥的成本,算下來是賠本的,正常年份畝產達400多斤能掙點。

      “好在去年大豆生產者補貼一畝地有197元,再加上輪作補貼150元,還能有點賺頭。今年種地的價錢又漲了,一畝地是700元,加上種子化肥等成本400元,一畝地種地成本就需要1100元,因此我們期望國家對大豆種植補貼再增加些,我們才敢多種。”石廣義說。

      目前大豆價格下跌行情不好,也有人不看好大豆,減少大豆的種植面積,開原市慶云鎮河東村的朱長江與石廣義正好相反,去年種了700畝的大豆,今年就只想種500畝,他說:“現在大豆掉價不敢多種,河東村種的大豆有1000多畝。”

      在農業結構調整中,開原市逐步削減玉米種植面積,通過玉米大豆輪作、大豆種植補貼等鼓勵大豆生產。開原市有一定種植規模的大豆基本都是鮮食大豆種,開原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馬志彪介紹,開原地區的17家大豆種企成立遼寧博農豆類種植專業合作社,多年種植鮮食大豆種,每年種植面積12萬畝左右(含開原周邊地區),大約生產5000萬斤種子,產值2億元。開原的鮮食大豆種占全國90%以上。農業農村部的輪作項目在開原安排了6萬畝,今年輪作大豆,全市大豆種植面積預計達到10萬畝以上。

      比較效益高了,面積才能恢復

      剛從南方參加一個種子交易會回來的遼寧博農豆類種植專業合作社監事長閆石表示:“去年因為干旱大豆減產,有的品種市場缺,最高賣到7元一斤,前年一斤才2.5元。除了我們自己的企業今年種了1000畝,還與農戶簽訂了5000畝的種植合同。據合作社的各家企業統計,今年一共要種16萬畝,其中一半在開原。”

      鐵嶺縣蔡牛張莊玉米專業合作社今年準備種12000多畝大豆,其中給九三集團代種1萬畝,自種2000多畝。合作社理事長趙玉國也說沒有補貼不敢種:“合作社一共種了3萬畝土地,考慮倒茬大豆加雜糧種了1萬多畝。去年種了2600畝的大豆,畝產剛過300斤,去年玉米都倒貼錢。以前都不敢種大豆,這幾年也是因為有補貼才敢種,如果補貼增加到一畝地300元,還是愿意種大豆。去年的大豆加工豆油一部分,豆餅用來喂牛羊(合作社有養殖),牛羊糞又可以用來種田,形成循環經濟。”

      九三集團去年在鐵嶺地區種了8萬畝大豆,今年就種了3萬畝。遼寧九三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楊春鵬向記者介紹:“今年在鐵嶺縣種了近3萬畝,其中2萬畝是輪作項目。為了種好大豆,公司還成立了鐵嶺縣瑞星農作物種植專業合作社。根據集團的工作部署,減少了輪作之外的大豆種植面積。”據了解,九三集團鐵嶺分公司一年加工大豆在160萬噸,全是國外進口的大豆。

      從鐵嶺市農業農村局獲悉,2018年全市大豆種植面積是13萬畝,今年大豆預計播種面積15萬畝。根據春播調查,目前大豆種子備實量667噸,農民需求量640噸。

      遼寧省的大豆種植面積在2000年左右曾達到1000萬畝,到2006年時還有600萬畝,后逐步降到100多萬畝。怎樣才能恢復、增加大豆種植面積?鐵嶺市農業科學院大豆所所長董友魁認為,這幾年玉米種植面積降低了,但是花生面積在增長,大豆的比較效益不如玉米,還要靠增加補貼并形成規模化機械化種植,選擇高產品種,種植效益高了,才能逐步恢復。對遼寧來說,能恢復到五六百萬畝較為理想。

      從這幾年的種植趨勢看,遼寧的大豆種植面積在逐年增長,今年預計在120萬畝。為促進大豆種植,遼寧省農業農村廳積極落實大豆的補貼政策,在去年一畝地補貼比玉米多100元的基礎上,今年每畝將比玉米多200元。同時推進輪作休耕制度,將大豆列為輪作品種,在黑土地保護項目上也將向大豆傾斜。

      打好政策組合拳

      今年中央中央一號文件再次關注國內大豆產業,提到“實施大豆振興計劃,多途徑擴大種植面積”。2018年,我國進口8800萬噸,同比下降7.9%,這也是近年來首次下降。但這并不意味著國內對大豆的需求達到了峰值之后的回落,更不意味從此以后我國對大豆需求規模就會保持在這個水平線上。2017年中國人均豬肉消費量20.1公斤、牛肉1.9公斤;美國人均豬肉消費量22公斤、牛肉24.5公斤、奶類64公斤。再從和我們飲食消費習慣最相似的日韓消費數據來看,日本豬肉人均消費15.5公斤、牛肉7.2公斤,韓國豬肉人均消費29.8公斤、牛肉10.3公斤。所以說我們的畜牧品人均消費數量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盡管2018年大豆進口量略有減少,但大豆消費總規模變動不大,為1.04億噸,比2017年只減少100萬噸。總的來看,我們對大豆的剛性需求不減,進口大豆占主導型的進口格局不會改變。但不意味著我們不能有所作為,依然可以在政策、科技上挖掘潛力,最大程度提升大豆產量。恢復大豆面積要在促加工、統政策、集技術上做好文章。

      一是支持大豆企業加快產業轉型升級。除了依靠補貼政策引導農民持續擴大大豆種植,還要推動產業轉型升級,支持大豆加工企業,發展大豆加工,才能帶動種植結構調整取得實質性進展。2018年,我們在大豆主產縣調研時,農戶反映即使大豆補貼比較高,但他們選擇種植大豆時仍有顧慮,大豆加工企業不像玉米加工企業那么多、大豆產品產業鏈也不如玉米那么長,所以在秋收后常面臨大豆銷售不暢。缺少大型大豆加工企業,銷售難現象依然存在。某大豆主產縣僅有2家大豆加工企業,2018年基本處于停產狀態。另一主產縣大豆年加工能力在9-15萬噸,但成規模的僅有豆制品、食用油5家企業,其余均為小型豆腐坊和榨油坊,其中日產量在600斤以上的加工作坊僅有12家。為了鼓勵企業利用國產大豆,黑龍江省對大豆加工企業實施了補貼政策,但該政策只針對大豆食品企業,大豆的主要消化體油脂企業卻被排除在外。而2018年黑龍江省入統大豆食品加工企業為全省大豆加工能力的3.9%,產能利用率為10.6%,加工轉化率為19%,不足以帶動大豆產業發展。建議進一步擴大大豆加工獎補實施范圍,把大豆油脂加工企業納入補貼范圍,并非只針對豆制品企業,利用加工帶動需求和產品增值增效。

      二是協調配合補貼機制和產業政策。2017年2月,黑龍江省印發《關于做好黑龍江省飼料加工企業收購加工2016年新產玉米補貼工作的通知》,對省內規模以上玉米深加工企業在規定期限內收購省內2016年新產玉米給予300元/噸補貼;2017年9月,國家發改委等15部門印發《關于擴大生物燃料乙醇生產和推廣使用車用乙醇汽油的實施方案》,提出到2020年,在全國范圍內推廣使用車用乙醇汽油,基本實現全覆蓋。這兩項政策在需求端拉動玉米價格回升,玉米種植效益預期值會進一步增長,與后期大豆補貼等政策效應相抵。因此,建議玉米政策要與大豆相協調,統籌考慮玉米去庫存與生產者補貼等政策,避免政策相互打架而提高政策落實成本。

      三是開展大豆新品種和配套技術集成攻關。加大大豆種植的關鍵技術攻關,比如土壤改良、輪作倒茬、品種選擇、群體優化、配方施肥、綠色防控、全程機械化作業等,并進行組裝和集成,形成綠色提質增效生產技術模式,在主產區建設千畝樣板田,提高單產和品質。在大豆主產縣,設立千畝大豆良種良法示范田,開展大豆新品種和配套技術展示示范,創造高產典型,通過現場培訓和觀摩,提升農民大豆種植技術水平,加快新品種和配套技術推廣應用速度。

p3开机号近10